• Param Nam Kaur

不論在何處,靈魂都在聆聽

已更新:2019年9月16日

By Tarn Taran Kaur Khalsa

翻譯:Param Nam Kaur


Yogi Bhajan到西方去製造老師,不是去製造門徒或追隨者。在他非常早期的日子,他看著某個人說,「出去教學」。他告訴Nirvair Singh「去阿拉斯加教學」;對Jivan Singh他說,「去紐約教」;對我和我的丈夫說「去阿姆斯特丹教」。


幾世紀以前,昆達里尼瑜伽被以一個非常神聖的、秘密的方式保留在印度。1969年,Yogi Bhajan見到人們有非常深的渴望並且對我們而言那時候走出去並傳播這個知識是非常正確的時空。我們不只會實現我們的天命,去成為老師,我們還會幫助他實現願景--就是將這些教導散播到全世界。


當Yogi Bhajan看著你的眼睛說,「去阿姆斯特丹」,他正在與你的天命調頻。他也感受到這些人的靈魂渴望去生活在那些他送我們去的地方。所以一旦人們開始教學,自然而然的,小型的瑜伽社群就能夠在世界各地開始發芽。


「你曾有幸得到教師的觸碰,現在你也那樣去服務他人。」Yogi Bhajan那樣說。我們一開始生活在阿姆斯特丹的道場(字面上的意思是老師的房子),通常是一個大房子,瑜伽老師與幾個學生生活在一起。我們不知道生活在道場中代表什麼意思,而我們經歷了許多陷井與跌跌撞撞的障礙,就在我們搞清楚這是怎麼運作的。那真的是一個經驗,而Yogi Bhajan一路上引導著我們。他打電話給我們,鼓勵我們,而他總是帶我們回到夏至的集會,重新聚集,再次的鼓舞並且學習更多的教導。


在我們一開始建立我們的社區時,像夏至慶典這樣子的活動非常的重要,現在也是,因為它們將我們的集體身體集合在一起:我們的智慧與我們的靈性。在一起時我們持續地創造一個相互促進的全球網絡與社群。


Yogi Bhajan告訴所有女人每年都要參加女性營。他說,「如果妳們想要維持妳們的婚姻與家庭,就來女性營。學習做一個高貴且有力量的女人。」


這些活動建立了3HO社區,並且仍然是Yogi Bhajan願景的基石。在這些活動與區域的瑜伽節,我們滋養了我們全球的社群網絡。


起初,我們滿足於得以維生的收入,因為我們只想要每天做瑜伽。然後我們學習到財務上的豐盛也是重要的,如此我們才能夠有收入去服務他人同時優雅地照顧我們的家庭。社區變得非常有創意地在找尋能夠維持我們的經濟的方法。金廟美食家素食餐廳在全球迅速成長。它們提供一個地方讓我們可以在一起工作,在那裡我們可以留著長髮,穿著我們的瑜伽服,以及讓某些人包著頭巾。我們能夠在支持我們價值觀與靈性發展的環境中工作。


隨著人們結婚,有了家庭,事業有成以及我們優先考量的事轉變之後,社區就改變並且擴大了。人們開始移動到他們自己家附近的區域,並且我們總是散播出去,我們試著去維持我們的團體早課以及其他的社區活動。今日,對大多數修練Yogi Bhajan教導的我們而言,渴望在靈性上相聚在一起將我們留在社區中。


大多數最早的道場用的是一個雙魚的模式,在這種模式中,道場的負責人管理經營道場的每一個層面。當Yogi Bhajan滋養了每一個道場,並且因時代的變遷,這些學生變得更有人格上的自主權。帶著他們從早課,和道場結構由單一負責人改變到更水瓶的團隊合作模式所發展出來的自主權與內在的穩定度去共同設定道場生活的指南。


這個新的形式創造出新的挑戰。我們需要學習更多的理解、耐心、與慈悲。為了達到宇宙意識,我們必須從個人意識轉移到團體意識。我們學習去尊敬團體中的每一個人。然後我們可以進入我們深深渴望的狀態:宇宙意識,學習去在萬事萬物之中見到神。

現在,全世界的教導已經有很大的擴展。當時機來到,當一個靈魂已做好準備,對老師的呼喚被聽見了。當Yogi Bhajan聽到我們靈魂的呼喚,見到我們的天命,並且告訴我們去成為老師,現在正在練習昆達里尼瑜伽的許多人都能夠聽到那個呼喚,並且走出去,以謙卑的精神去教導與服務。當我們全球的靈性社群成長,相信在不久的未來,Sat Nam(真實的身份)之聲將會被聽見,不論在何處,靈魂都在聆聽。



1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