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Nam Kaur

未被擊中的旋律:了解音流的科學

已更新:2019年9月13日

音流(Naad)一字代表聲音。瑜伽(Yoga)一字代表融合,或聯結。與聲音合一就是音流瑜伽的目標。為了了解它的意思,我們就要思考聲音的本質。


Ahad與 Anahad:

根據瑜伽的術語,宇宙中有兩種聲音:Ahad 的聲音和Anahad 的聲音。Ahad是撞擊某物而產生的聲音,如果我撥動吉他的“A” 弦,它每秒鐘會振動440下,在空氣中產生一個振動,在聲場中轉成實際的振動速率。這種就是Ahad之聲—風吹過樹的聲音,呼吸撞擊聲帶和口腔的聲音。Ahad之聲的振動一定要透過物質,因為這些振動是透過分子結構的運動而傳遞的。


在另一方面,Anahad字面上的意思是未被打擊的旋律。在瑜伽宇宙起源學與科學中談到宇宙是由聲音而生的。所有的物質都振動著某個頻率。石頭有非常緩慢且低的振動頻率。顏色和光線有較高的頻率也可以穿越真空。超越所有物理與物質現象的就是那個原始的創造性振動之聲而創造出來的。


在基督教中,它叫做The Word(言);在錫克它叫做Naad;那就是科學家所稱的”宇宙射線”—大爆炸遺留下來的持續的創造之聲;瑜伽士叫它做 Anahad。無論你選擇叫它什麼,它都持續不斷的在振動、創造,並且擴張宇宙—無限的、無垠的。


超出心智可以抓取的能力,一個人只能臣服於Anahad之聲並且讚嘆它。正如錫克的第一位上師Guru Nanak所說:

"Keeta Pasao, eko kavao, tis teh hoe lakh dhariou.  Kuderat kavan kahaa veechar varia na javai ek vaar."

意思是:您的一個手勢與一言,千萬條河流開始流動。我如何能夠言說或反思這股力量”


Guru Amar Das錫克的第三位上師在Anand Sahib (喜悅之歌)之中說道:

噢,我的耳朵,你只用來聆聽真理,

基於此你被賜予給人—那樣你能夠聽見真言(anahat),

那些聽到的,身心都綻放了,

舌頭充滿了甘露之名。


人類的身體就是設計來做音流瑜伽的。耳朵被設計來接收精確的聲音振動模式與頻率,聲音通過漏斗狀的外耳撞擊耳膜,產生了那個振動速率與頻率完美的複製品。而後這個振動傳遞到內耳的三小骨,然後到內耳管及其機械裝置,然後直接到大腦與身體的神經內分泌系統。透過深深的冥想(sunia-零) 神聖梵音(mantra)與詩歌(gurbani)的原始之聲,我們可以體驗到人類潛能的強力喚醒。


舌頭與上顎穴位點的交互作用以及嘴唇,鼻子,喉嚨的運動和身體氣的通道直接連結了大腦與腺體系統中的化學與荷爾蒙分泌。透過聲音,說話,唱誦,唱歌—溝通—我們直接並且科學地影響我們自己與他人的意識層次、身體健康和幸福感。


一個親身的故事:

在我瑜伽修練早期中的一個時刻,那時我處在一個心智非常失衡的狀態。那是一個叫做Shakti Pad完全懷疑的階段。簡單的說就是那時我”發狂了”。

那時我有機會和我的靈性老師Yogi Bhajan談,他正在鎮上帶領白譚崔課程,那時我沒有參加,他問我起我在哪裡。

“他發狂了” 我的朋友這樣告訴他。

”把他帶過來” 他說。

他們找到在上班的我,把我拉去見他。他問我”發生什麼事了?”

我回”先生,我完全的懷疑也無法做冥想或瑜伽。”

他看著我說”所有的星球,月亮,星星和太陽系都以一個完美的節律和諧的循環著。帶上你的任何樂器並演奏有節奏的旋律,然後你就會回到平衡與和諧。”


他還告訴我他青少年期在印度習於練習一種稱做Gatka的武術藝術,在練習時他總是被對手擊中頭。他的老師叫他去學習tabla (印度鼓)來掌握節奏,這樣他能掌握搏鬥藝術。


然後Yogi Bhajan就送我去印度旁遮普並建議我學習Gatka,tabla和kirtan (唱誦神聖的詩歌),我那麼做了,我非常感恩那個機會。


完整的學習節奏叫做Taal,旋律的學習叫做Raag,這是音流瑜伽另一個重要的要素。它們結合起來就是我們所知的音樂。音樂的療癒力在現在已有據可查,聖經也有描述大衛用豎琴療癒了所羅門王的著名故事。古老的印度先知了解這個轉化力,它一般是被唱誦的梵音或經文,做為提升冥想力量的方法。


共鳴之聲:

想像人類的身體是一個樂器,特別像是印度樂器中的,例如西塔琴或蕯朗吉那種弦樂器,是擁有40多條弦永遠無法彈奏但是是"共鳴的弦”


當撥動琴弦時,設定了的振動頻率開始發出精確的音調,但是未擊之聲是共鳴的弦。這些弦拾起了彈奏音調的頻率與振動速率並在沒有物理撞擊的基礎之下開始創造出不可思議的泛音。就是這個設計給了這些樂器獨特且冥想性的聲音。


人類有機體也有相似的設計。在瑜伽的名詞中,普拉納的中央通道(中脈)對應著脊柱。兩側分別是左脈及右脈,月亮與太陽的能量。試想這些是彈奏的弦。這些主要的能量通道連接了7萬兩千條氣脈(精微的能量管道),氣脈大致對應全身的神經系統。試想這些都是共鳴之弦。無論我們在中脈發出了什麼振動,都會在左右脈以及全身的氣脈設定一個共鳴的振動,使那個振動傳遞到全身的所有細胞。


如果我們對我們說出的話以及我們正在振動什麼沒有覺知,我們就可能設定了負面的、自我懷疑,以及不和諧的波動。這些振動破壞了健康與幸福感。另一方面,我們也可以有覺知的選擇梵音、經文、和諧的溝通,以及能夠提升、療癒並平衡我們的音樂。音流瑜伽就是在一個實務和科學層面上去練習並經驗自我探索。


每一次Jap(重複),這些神聖之音會去掃除使我們錯誤認同小我的那層虛幻,並且打開我們內在通往神性能量的管道。


出處:https://www.3ho.org/kundalini-yoga/mantra/naad-yoga-how-mantra-works/unstruck-melody-understanding-science-naad-yoga

翻譯:Param Nam Kaur



10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